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海南美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64|回复: 0

[分享经验] 柯兴发:《山花》的启示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3-11-13 10:26:53 |显示全部楼层

摘要:从一个痴情的美术青年到一个勤奋的业余作者,从一名普通的电影美工到一位画院的专业画家,邓子敬走过了一条艰辛的艺术历程。。。。。。


0.jpg

柯兴发谈艺




1.jpg

《 山 花 》的 启 示

                                                                                                 柯 兴 发

在我书桌后的墙壁上,一直挂着好友邓子敬一九七七年送给我的黑白木刻《山花》,这是他为保亭版画集创作的封面。那不大的方形空间里,一块黑沉沉的山崖占据了大半个画面。崖下峰峦起伏,蜿蜒不断;山顶峭壁陡立,直冲云天。几朵山花沐浴着和煦的晨光,在黑色山崖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艳丽多姿。山鹰在远空盘旋,小蜜蜂在花间忙碌;涓涓清泉潺潺而过,晶莹的露珠在花瓣上闪亮,好一派山花烂漫,生机勃勃的景象。它象一首情真意切的抒情诗,倾诉着作者对山区土地深沉、灼热的爱;它也象一幅惟妙惟肖的自画像,记载着画家曲折艰辛的艺术历程。

我和子敬是老同学、老画友。早在市一中读书时,我们同是美术小组的成员,他还是航模小组的骨干。1959年《海南日报》发表了他的第一张剪纸作品,使他从此与美术结下了不解之缘;而制作航模,则磨练了他的耐心、细致的作风和过人的手艺,这又为他后来从事版画创作准备了条件。六十年代初报考美院落榜,但没有动摇他热爱美术的决心。它在前辈画家符拔雄、吴礼泉等老师的指导下,开始了自学的艰难历程。长堤码头,渔村船厂,美舍河边,集市车站,都留下他寻觅、捕捉艺术形象的足迹;图书馆、展览厅,是他涉猎艺术、探求知识的海洋。符老先生从法国带回的一大批世界名画复制品,使他认识到艺术天地之大;吴礼泉老师慷慨地腾出画室的一角,让这位有志的美术青年在那里画石膏,攻色彩,苦练绘画基本功。他画了一本本速写、一叠叠水彩和素描,但更为重要的是他对生活具有特殊的、真挚的爱。

罗丹说过:“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子敬对生活中的美特别敏感,而且有强烈的表现欲望。他从一开始学画,就把练功和创作有机地结合起来。每次写生回来,他总是怀着激动的心情构思小构图,成熟的就立即放大创作,而且每搞一张都非常认真,坚持到底。他不断地在《海南日报》上发表作品,报社的石蕃荣、陈意、邝海星等老师不断地给他支持和帮助。一九六三年,《广东、四川、黑龙江版画联展》到海口巡回展出,黄新波、李焕民、张祯麒等名家的原作使他如痴如狂。《初读》、《初踏黄金路》这些过去只能在印刷品上看到的杰作,现在就挂在眼前。他借看馆的机会,整天泡在馆里反复琢磨。一股强烈的愿望在心中升腾,他的兴趣集中到版画上来了。他从爸爸工作的学校伙房的柴堆里找回一根烧火的木料,用修鞋刀一刀一刀地铲;用小锯片、伞骨、缝衣针自制木刻刀。在擅长版画的麦穗老师的辅导下,版画处女作《人勤草香牛肥壮》诞生了,并在省群众美展上荣获二等奖。初战大捷,使他踌躇满志。然而,给他更大鼓舞的还是同乡张祯麒的归来。靠自学成功的张祯麒,是当时名扬中外的“北大荒版画”创始人之一。那年春节,张祯麒从黑龙江回家探亲,带回一大叠版画原作、版稿和素材。这一切,把子敬深深地吸引住了。他整天守在大画家的身边,听画家描述北大荒版画艰苦创业的甘酸,看画家在一块块三夹板上打稿、刻制、拓印的全过程。他痛惜自己晚生了几年,如果也像这位画家大哥哥那样到那美丽迷人的北大荒去大干一番事业,该多好啊!

一九六四年,他应朋友之约到通什搞展览。想不到这一次短暂的山区之行,竟成了他人生的转折点。那里的一切对他来说是多么神奇而富有魅力。群山丛林,黎村苗寨,每一个视角都是一幅绝妙的热带风光画;黎姑苗嫂,阿公村童,每一个民族同胞都是那么亲切而具有鲜明的特色。听不完的民间故事,唱不尽的黎苗山歌,他完全陶醉在这诗的世界,画的海洋之中。他像一位荡迹天涯的游子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找到了自己艺术的归宿。他感情的闸门打开了,创作的激情一发而不可收。身入宝山哪会空手而归,《飞珠走笔谱新歌》、《山欢水舞臼声和》,一张张反映黎苗同胞生活的风情版画相继问世。特别是前者,竟参加了全国美展。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献身于钟爱的艺术事业,到五指山区扎根落户。这一年,他刚满二十岁。

子敬工作的保亭电影院,其实是一间大茅棚,他就住在这茅棚的一角。生活是艰苦的,工作是紧张的,但子敬感到心满意足。他随电影队走村串寨,跟黎苗同胞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学讲黎话,唱山歌,对山区的风土人情、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他不知疲倦地创作着,一张又一张,一批又一批作品陆续在国内各报刊发表,影响越来越大,十年内乱,那偏僻的山镇也不是世外桃源。形形色色的造反派像走马灯一样来去匆匆,喧嚣一时,然而子敬却始终不为所动,依然坚守在艺术的园地里默默地耕耘。他甚至把弟弟子芳和妹妹爱卿也召来了,在他的身边又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秋冬”,他们一有空就钻到一间不足八平方的小阁楼里,锯呀,刨呀,刻呀,印呀。板料堆满地,作品挂满墙,连当时到保亭体验生活的广州美院郑爽老师看见了也羡慕地说:“让我也搬来跟你们一块干多好啊!”黎族女画家王桂花就是在这个时期,在子敬他们的影响和帮助下走上美术道路的。以邓子敬为代表的保亭版画破土而出,《初上征途》、《高山放牧》、《流水欢歌》、《喧闹的胶林》这一批色彩斑烂、气势磅礴、感情浓郁的巨幅套色版画,把五指山的旖丽风光,黎苗同胞改造自然的豪迈气概和淳朴、奇特的民族风情艺术地展现在观者的面前,给广东画坛(当时海南还隶属广东)增添了秀色。一次,子敬被抽调到广州集中搞创作。他那娴熟的刀法技巧,惊人的工作效率,顽强的拼搏精神,令同行们折服。十多年前曾经将他拒于门外的广州美术学院,这时破例把他请上讲台,向师生介绍创作经验和木刻技法了。他的作品第一次获得了出国展览的殊荣。

勤劳智慧的双手终于敲开了机遇的大门。粉碎“四人帮”后,广州美院版画系第一次在全省招收三名研究生。经过激烈的竞争,邓子敬如愿以偿。这一回,他可是以版画系研究生的身份堂堂正正地跨进这座南方美术学府了。他是经过近二十年的艰苦跋涉后才来到这里的。他同时又发现,横在面前的路还更长,更陡。在导师的指导下,他争分夺秒地攻读中外艺术论著,如饥似渴地博取众家之长,将自己长期的生活积累和技法经验铸炼出新的艺术成果。两年的学习研究结束之后,命运之神再一次赐给他良机:广东画院为他准备了一间宽敞别致的画室,给他令人羡慕的创作条件,他成了一名专业画家。这是命运对他的酬谢和期望。他更勤奋了,也有机会接触到更多卓有成就的前辈和同行,视野不断开阔,艺术日臻成熟,作品先后到过泰国、巴基斯坦、伊朗、纳斯拉夫、日本等国展出,椰雕《阳光下》还入选联合国美展。但他一直情牵故土,几乎是每年都来一次故地重游,不断从宝岛大地吮吸新的艺术营养和精神力量。

从一个痴情的美术青年到一个勤奋的业余作者,从一名普通的电影美工到一位画院的专业画家,邓子敬走过了一条艰辛的艺术历程。他从一开始学画就跟创作紧密结合,他的艺术深深地扎根于现实生活的土壤之中。他献身于人民的艺术事业,具有锲而不舍的治学态度和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他的事业不断得到师友、领导、同事的支持和帮助。随着跚跚而来的新春,画家邓子敬将他多年精心培育的艺术之花献给家乡的人民。我们参观他的画展,能够从中得到美的享受和熏陶。当然,他的艺术历程,也将给我们很多有益的启示。

我们期待着画家更大的成功。

           (1987年2月8日《海南日报》发表)



2.jpg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